撰稿人论坛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投诉广西文贼黄洁媚 [复制链接]

1#
黄洁媚:《左宗棠“提款”的扇子》,《江淮时报》,2017.5.5.
左宗棠“题款”的扇子
□黄洁媚
http://epaper.anhuinews.com/html/jhsb/20170505/article_3557085.shtml
左宗棠从政以来,有个“怪脾气”,即从来不写推荐信。他曾经说:“如果是人才,我自然能用他,如果不是人才,推荐给别人就是给其带来祸害,我不做这样的事情。 ”老朋友都知道他这个脾气,也不敢求他写推荐信。
  1881年,左宗棠从陕甘总督任上调回北京,当上了军机大臣权势显赫。
  黄兰阶在福建候补知县好几年了,但因为没有过硬的靠山,闽浙总督何璋一直没有给他安排实缺。他认为自己父亲和左宗棠是老朋友,左宗棠也许会念旧,所以千里迢迢从福州来到北京。等见了左宗棠,说明来意:“小侄这次来北京,也不敢多打扰老伯,只是小侄在福建候补多年,至今没有得到知县实缺,小侄打听了一下,原来那些实缺知县都是有朝廷大员的荐书才得以放牌的,小侄为此特专程来京拜见老伯,求老伯替小侄写封荐书,小侄……”还没等他说完,左宗棠便怒气冲冲地将手中茶碗重重地在桌上一放,厉声呵斥道:“嗬!我道你有什么要紧的事来找我,却原来是为这样的事!你年纪轻轻,为什么有田不耕,有书不读,一心想当官?当官那么容易?当官有什么好处?你可知道仕途险恶,官有那么好当么? ”黄兰阶感觉很不服气,心想:你不想当官,如今60多岁了,还在军机处?左宗棠骂了黄兰阶一顿,也觉得骂重了,他见黄兰阶委屈地坐在那里,垂头丧气,脸色难看,就缓和了口气劝道:“贤侄!我劝你打消做官的念头。只要你肯回家,我送你良田10亩,你在家半耕半读,自由自在,岂不是更好? ”
  黄兰阶惶恐地退了出来。心里十分纠结,我千里迢迢赶到北京,白白花了大笔盘缠!若这样空手回去,猴年马月才能得知县实缺呢?郁闷的他信步来到集散古玩字画、古籍碑帖和文房四宝的琉璃厂。只见到处都是书画古玩珍宝等物,琳琅满目,五光十色。他随意浏览了一下,忽然见到一个小店,柜台上摆满了各种扇子,扇面上写的诗词都是模仿左宗棠笔迹。左宗棠勤学苦练,练成一笔劲秀的草书。他在北京居然还常给那些进士出身的翰林们题写匾额。由于他位高权重,出将入相,文武双全,所以不少人竟然学起他的书法笔迹来。黄兰阶见扇面上又都留着上下空白,供人落款,不觉心中一动。
  “给我写柄扇子,落个款。 ”黄兰阶对店老板说,店主取过扇子,落上左宗棠的款。黄兰阶手摇扇子,得意洋洋地回到福州。这天,是例行参见总督何璋的日子,黄兰阶手摇纸扇,径直走到总督堂上。何璋很奇怪,问道:“外面很热吗?都立秋了,老兄还拿扇子摇个不停。 ”黄兰阶把扇子一晃:“不是,我刚从北京回来,左中堂是我父亲至交,多次接见我,还送给我这把扇子纪念,所以舍不得放手。 ”
  何璋听了大吃一惊,拿过扇子仔细看了,的确是左宗棠的笔迹。心想:我原以为这个姓黄的没什么后台,所以让他坐了几年冷板凳,没想到他竟然有这么个大靠山。左宗棠接近皇上,他如恨我,只要在皇上跟前说个一句半句,我可就吃不消了。何璋闷闷不乐地回到后堂,请来师爷商议此事。师爷说:“大帅放心,左宗棠眼下不会害你,他从来不给人写推荐信,这柄扇子估计就是推荐信了。你只要给姓黄的一个官做做,左宗棠就会高兴的。否则……”就这样,十来天之后,黄兰阶就到某县担任知县了。
  第二年春,何璋来到北京,拜见左宗棠,随口说:“黄兰阶是你老朋友的公子,才具可用,已经任知县了。 ”左宗棠说:“是他啊!去年他来北京,曾央求过我。孺子可教则用,不用我多嘴了。 ”何璋误会了左宗棠的意思,认为他对黄兰阶的期望很深但不便明说。从左府出来后,他自言自语地说:“看来我重用黄兰阶是对的。 ”等他回到福建,多次奏报推荐,到了1883年,黄兰阶已经是副省级高官——分管汀州、漳州的汀漳道台了。
此文赖晨发在《闽南风》,2013.1期.

姓名:黄洁媚
通讯地址:广西全州县中心北路欢乐家园二期12栋3楼306室
邮编:541500
电话:13946395700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